2007年12月27日星期四

Cars

雖然去唔到Legacy會既鹿頸早餐, 但下晏都同朋友A出左去影下相, 順便test下架車上山有冇問題...









2007年12月22日星期六

2007年12月15日星期六

2007年11月18日星期日

火腿, 晚安...

火腿昨天火化了


她就是躺在那個盆子上, 然後送到爐中



按下...



在高溫中離開



化成一堆白灰, 雖然重量很輕, 但也很沉重




然後, 我們選了一處她曾到過的地方, 然後讓她長眠於泥土中, 火腿, 晚安....

2007年11月16日星期五

人生之事喜怒哀樂, 當然也有生離死別

火腿突然的離開了。前一晚還在我腳邊找菜吃, 第二天突然的離去了。

火腿雖然要靠抗生素來生活已有數年, 也一直預計得到她會因為疾病而離開, 但卻想不到是這麼的突然。上午我上班時媽媽帶她去動手術, 但午飯前卻突然接到通知的電話, 說她在手術過程中走了。

到了午飯時, 我第一次感受到吃不下嚥的滋味, 第一次感到腦中很多片段像快速播放般不停閃動的滋味, 差點眼淚也流了出來。

下午四時多, 出奇地工作頗為悠閒, 於是提早離開公司, 和家人到了診所和醫生談一談。醫生說原來她的子宮已變得比平常大了兩倍, 兩邊腫脹得像紫紅色的氣球, 佈滿了癌細胞, 就算不動手術也可能活不到多久。而真正令她離去的原因原來還是肺部。很久以前, 有次發燒令她幾乎不行, 雖然當時撐過來了, 但也已令她往後不時都咳嗽, 呼吸也有時不大暢順。一般身體檢查時, 呼吸好像還不錯, 但到了動手術時, 由於是躺著的關系, 黏液出現了倒流, 很快就把呼吸道閉塞了, 她沒有喘大氣, 呼吸只是慢慢的停下來, 手術只動了半小時.....

看見醫生的眼框好像也有點紅紅的, 她也為自己的錯誤判斷而傷心, 想不到火腿會走得這樣突然, 之前她兩次的大病, 似乎令醫生也對她留下了不少印象。

回到家裡, 想起前一晚給她拍照時, 腦海中真的閃過' 這會是遺照嗎?' 的念頭, 想不到竟然成真了。枱下還有她的籠子, 牆角還有她一圈圈的毛毛, 一切也好像真的來得太快了吧?但世事又有多少能給時間你準備呢?到寫這篇文字, 想找一些火腿的照片時, 赫然發現我竟然九月開始便再沒有給火腿拍照, 八月也只有一些在她睡覺時拍的照片, 我....怎麼了...

打電話給朋友, 說到火腿的事情時, 說完後他驚訝地回應了一句: 就這樣子就走了?

是的, 沒有「但是」和「不過」, 就是這樣子, 一個句號。

最看得開的竟然是妹妹:若拖下去不知會不會辛苦, 現在在麻醉中慢慢地走了也算不錯吧?

傷心會流淚, 但眼淚總會乾掉, 默哀只要一下子就夠了, 該記著的還是開心的事情, 努力抓緊每一刻吧。


2001年9月23日, 火腿來到我的家





02年9月







03年9月



04年9月



05年9月



06年9月



07年11月13日



火腿在我家: 2001年9月23日~ 2007年11月14日


然後
.....

2007年10月24日星期三

浪茄

8月露營時拍的







































2007年10月18日星期四